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  
首 页   |   企业介绍   |   乡雨荣誉   |   产品展示   |   公司资讯   |   茶与文化   |   联系我们
  网站分类
 ·公司资讯
 ·茶与文化
 ·产品展示
 ·乡雨荣誉
首页 >> 茶与文化

茶与小说

2012-06-07 09:21:20 来源:浙江乡雨茶业有限公司 浏览:1424

  小说是文学的一大类别,它以人物的塑造为中心,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环境的描写,广泛地多方面地反映社会生活。而作为社会生活必需品的茶,自然是小说情节中被描述的对象。

  唐代以前,在小说中茶事往往在神话志怪传奇故事里出现。东晋干宝《搜神记》中的神异故事“夏侯恺死后饮茶”;一般认为成书于西晋以后;隋代以前的《神异记》中的神话故事“虞洪获大茗”;传说为东晋陶潜著的《续搜神记》中的神异故事“秦精采茗遇毛人”;南朝宋刘敬叔著的《异苑》中的鬼异故事“陈务妻好饮茶茗”;还有《广陵耆老传》中的神话故事“老姥卖茶”,这些都开了小说记叙茶事的先河。明清时代,记述茶事的多为话本小说和章回小说。在我国古代六大古典小说或四大奇书中,如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聊斋志异》、《三言二拍》、《老残游记》等无一例外地都有茶事的描写。

  在笑笑生的《金瓶梅》中,作者借李桂姐的一曲“朝天子儿”,发表了一篇“崇茶”的自白书,词曰:“这细茶的嫩芽, 生长在春风下,不揪不采叶儿楂。但煮着颜色大,绝妙清奇,难描难绘。口儿里常时呷他,醉了时想他,醒了时爱他,原来一篓儿千金价。”由于作者爱茶、崇茶,因此,在他的小说中就极力提倡戒酒饮茶,如在《四贪词•酒》中写道: “酒损精神破丧家,语言无状闹喧哗 ……切须戒饮流霞。” 并进而提出:“今后逢宾只待茶。” 要大家“闲时闲非休要管,渴饮清泉闷煮茶”。

  清代的蒲松龄,大热天在村口铺上一张芦席,放上茶壶和茶碗,用茶会友,以茶换故事,终于写成《聊斋志异》。在书中众多的故事情节里,又多次提及茶事,其中以书痴在婚礼上“用茶代酒”一节,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。在刘鹗的《老残游记中》,有专门写茶事的“申子平桃花山品茶”一节,其中写到申子平呷了一口茶,觉得此茶清爽异常,津液汩汩,又香又甜,有说不出的好受,于是问仲玙姑娘,此茶为何这等好受? 仲玙姑娘告诉他:“ 这茶是本山上的野茶,水是汲的东山顶上的泉,又是用松花作柴,沙瓶煎的。三合其美,所以好了。”她一语中的,说出了要品一杯好茶,必须茶、水、火“三合其美”,缺一不可。在施耐庵的《水浒传中》,则写了王婆开茶坊和喝大碗茶的情景。

  在众多的小说中,描写茶事最细腻、最生动的莫过于《红楼梦》了。

  《红楼梦》全书一百二十回,其中谈及茶事的有近300处。作者曹雪芹在开卷中就说道:“一局输赢料不真,香销茶尽尚逡巡。” 用“香销茶尽”为荣、宁两府的衰亡埋下了伏笔。接着叙述林姑娘初到荣国府,第一次刚刚用完饭,就有“各个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”,直到老祖宗贾母快要“寿终归天”时,推开邢夫人端来的人参汤,说:“不要那个,倒一钟茶来我喝。” 在整个情节展开过程中,不时地谈到茶。如按照荣国府的规定,吃完饭就要喝茶。喝茶时,先是漱口的茶,然后再捧上吃的茶。夜半三更口渴时,也要喝茶。来了客人,不管喝与不喝,都得用茶应酬,这被看作是一种礼貌。如第二十六回,贾芸看望宝玉时,“只见有个丫鬟端了茶来与他”, 贾芸笑道: “姐姐怎么替我倒起茶来?” 至于宴请时,茶也是不可缺少的待客之物。当林姑娘初到贾府,见到凤姐后,“说话时,已摆了茶果上来,熙凤亲为捧茶捧果。”即使在某些隆重的场合,献茶也是不能少的。如贾政接待忠顺亲王府里的人,也是“彼此见了礼,归坐献茶”。在第十三回秦可卿办丧事,太监戴权来上祭时,“贾珍忙接陪让坐,至逗蜂轩献茶。”第十七回元妃省亲时,“茶三献,元妃降座。”说明茶既是荣、宁两府的生活必需品,又是不可缺少的待客之物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提到的茶,都是茶中极品,其种类很多,各有偏爱。如第八回写宝玉回到房中,茜雪端上茶来,“宝玉吃了半盏,忽又想起早晨的茶来,向茜雪道:‘早起斟了碗枫露茶, 我说过那茶是三四次后出色的。’”可见宝二爷喜欢的是耐冲泡的枫露茶。在第四十一回中,贾母到栊翠庵饮茶,妙玉捧出一小盖钟茶来, 贾母说: “我不吃六安茶。” 妙玉说: “这是老君眉”,可见高龄的贾母不喜欢喝浓香的六安茶,而偏爱
清雅的君山银针老君眉。

  在第六十三回中写到袭人、晴雯、麝月、秋纹、芳官、碧痕、春燕、四儿等八位姑娘为宝玉过生日,夜宴即将开始,不料林之孝家的闯进来查夜,于是宝玉便搪塞说: “今日因吃了面,怕停食,所以多顽一回。”于是林之孝家的建议给宝玉“该泡些普洱茶吃”。因为普洱茶最去腻助消化。晴雯忙说:“泡了一茶缸子女儿茶, 已经吃过两碗了。”说明女儿茶的效用与普洱茶相似。在第八十二回中,宝玉放学到潇湘馆来看望黛玉,黛玉叫紫娟:“把我的龙井茶给二爷泡一碗。”可见这位弱不禁风的千金小姐,爱的是清淡雅香的龙井茶。龙井茶在清代是不可多得的贡品,黛玉用此珍品款待心上人宝玉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第五回中写宝玉在秦可卿床上昏昏睡去时,被警幻仙子引去,宝玉一到太虚幻境,“大家入座,小丫鬟捧上茶来。宝玉自觉香清味美,迥非常品,因又问何名?警幻道:‘此茶出自放春山遣香洞,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,此茶名曰千红一窟。”

  《红楼梦》中提到的茶具,虽然大多是古代珍玩,多为今人所不知或少知,但在使用上,还是道出了“因人施壶”的奥秘。如在第四十一回,栊翠庵品茗时,妙玉给贾母盛茶用的是“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上,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”。给宝钗盛茶用的是“一个旁边有一耳,杯上镌着‘’三个隶字,后有一行小真字,是‘(晋)王恺珍玩’,又有‘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’一行小字”。给黛玉用的“那一只形似钵而小,也有三个垂珠篆字,镌着‘点犀盉’”。给宝玉盛茶用的是一只“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”。后来又换成“一只九曲十环二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大盏”。给众人用茶是“一色的官窑脱胎填白盖碗”。而将刘姥姥吃过的那只“成窑的茶杯”,就嫌“腌臢了”,搁在外头不要了。至于下等人用的茶具又如何呢?如写到晴雯因生得艳若桃李,性似黛玉,被王夫人视为妖精撵出贾府后,在临终前,宝玉私自去探望她时,晴雯说: “阿弥陀佛! 你来的好,且把那茶倒半碗我喝。” 宝玉问:“茶在哪里?”晴雯说:“那炉台上。” 宝玉看到“虽有个黑煤乌嘴的吊子,也不像个茶壶。只得桌上去拿一个茶碗,未到手,先闻得油膻之气。”两者相比,天地之别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对沏茶用水也有独到的描述。在第二十三回贾宝玉作的春、夏、秋、冬之夜的即事诗中,有三首写到品茶,其中二首写到选水煮茶。如《夏夜即事》诗: “琥珀杯倾荷露滑, 玻璃槛内柳风凉。”说炎夏以采集荷叶上的露珠沏茶为上;在《冬夜即事》诗中谈到“却喜侍儿知试茗,扫将新雪及时烹”。认为冬天用扫来的新雪为佳。在第四十一回中,当黛玉、宝钗、宝玉在妙玉的耳房内饮茶时,黛玉问妙玉道: 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 妙玉回答道:“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,总舍不得吃,埋在地下,今年夏天才开了。我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来了,你怎么尝不出来? 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么轻清,如何吃得!” 近代科学认为,雪水和雨水,都属软水,用来泡茶,香高味醇,自然可贵。用埋在地下五年之久的梅花上的雪水,更属可贵了。因古人认为“土为阴,阴为凉”,入土五年,其水清凉甘冽自是无可比拟了。这种扫集冬雪,埋藏地下,在夏天烧水泡茶的做法,至今还乐为我国不少爱茶人所采用。

  在《红楼梦》中谈到的茶俗也有很多。在第七十八回中,宝玉祭花神赋《芙蓉女儿诔》:“维太平不易之元,蓉桂竞芳之月, 无可奈何之日,怡红院浊玉,谨以群花之蕊,冰鲛之殻沁芳之泉,枫露之茗,四者虽微,聊以达诚申信。”反映了以茶为祭。在第八十九回中,宝玉因见了往日晴雯补的那件“雀金裘”,顿时见物思人,在夜静更深之际,在晴雯旧日居室,焚香致祷: “怡红主人焚付晴姐知之: 酌茗清香,庶几来飨。”同样亦是茶祭。在第二十五回中,凤姐笑着对黛玉道:“你既吃了我家的茶,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? ”这反映了古时的以茶为聘。再如第三回中,林如海教女待饭后过一时再饮茶。第六十四回中,宝玉暑天将茶壶放在新汲的井水中饮凉茶等等,都是饮茶的经验之谈。

  此外,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还写到茶的沏泡、品饮技艺,以及茶诗、茶赋与茶联等等。所以,有人说:“一部《红楼梦》, 满纸茶叶香”,这种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 
版权所有 浙江乡雨茶业有限公司.地址:浙江省武义县熟溪北路26-116号电话:0579-87675288 (0)13905895880 技术支持:今日网络